Mots-clefs » Blog

How to Network like a Millionaire! (2 min read)

1. Write a Book

Publishing a book gives you the ultimate credential. Plus, you never know who will be reading it. Imagine handing hundreds of people your book when they ask for a business card. 436 mots de plus

Millionaire's Digest

Kirsten + Tyler

September 30, 2017

I can’t believe September has come to an end already! 58 mots de plus
Blog

我不是設計師:(1)他者與無類

大學時念新聞傳播,研究所時念藝術與文化理論,沒想到後來居然陰錯陽差合開了設計工作室!

但我不是設計師啊!那我到底是誰?

我從沒想過要成為設計師。

更精確來說,我從不曾自設計師的角度檢視自己。我曾經短暫當過記者、編輯,也曾有很長的時間,將自己定位為媒體公關和專案的規劃管理者,常態性地和設計師、藝術家共事,更甚我一直都是藝術的觀眾;可我從來都不是個設計師,一個創作者——這點我清楚得很。

在美面前,每個人都是觀賞者,而做個觀者實在太容易也太輕鬆了。審美觀人人都有,長的方的,圓的扁的,每個人的好惡都不同,任誰都能站在一個嘔心瀝血的作品前不假思索地說:我覺得這很醜。只要一句主觀的話就可以輕而易舉地把創作者的努力擊碎。以美之名建立的共識,實在太薄弱了。

只不過當代藝術家所追尋的,早超越美醜。有時我覺得當代的藝術家更像是個以文化為器、概念為鏡的現代刺客。比起純粹的美,他們更想要用作品或具體行動惡狠狠地一刀劃開日常表面,開腸剖肚。

難忘2012年在倫敦求學時,第一次在泰特當代藝術館看到Damien Hirst特展,就像一記快到無法閃躲的巴掌。透明貨櫃中被蒼蠅圍繞白蛆啃食的腐爛牛頭(A Thousand Years, 1990),尖銳地提醒所有站在作品前的我們,無論再怎麼青春美麗、家財萬貫,也不過是終將一死的血肉之軀。又或者,如觀念藝術家Joseph Kosuth的著名作品〈One and Three Chairs〉(1965),用一把椅子、一段字典上對「椅子」字詞的解釋、一張椅子的相片,直接了當地逼問你:什麼是真實?

這些藝術作品從來都不「美」,甚至成了世俗大眾眼中的「醜惡」。而這是當代藝術,無關乎美醜。我依著這樣後現代的想法,在對設計這個領域沒什麼學術背景的狀態下,陰錯陽差地變成了設計工作室的創始人之一,渾然不覺自己已一腳跨入了一個極端追求美感的世界。

我成了設計領域的他者。

“如果說長篇散文寫作像繪畫或插畫,那麼微型寫作風格就像是平面設計。微型寫作風格應用了各種精緻藝術的技巧,但因為使用目的不同,它仍有獨特的技巧與慣例。”

——Microstyle: the art of writing little, Christopher Johnson

要了解一個新的領域,人們多半都會用自己熟悉的方式切入。這句話雖在講的是文案寫作,卻讓我從而初步想像:何謂設計。

剛開業的頭三個月,我和J經歷了第一個季度,從第一個月僅掌管時程計畫、聯繫溝通的角色,我慢慢開始參與創意發想。而即便如此,我仍不覺自己正在從事設計工作。對我來說,我們正不斷地透過更多元的媒材和傳遞手法,將同樣的商品概念「再製」。比起創作者,我覺得我們的工作更像是個說書人,故事(商品概念)本身出自客戶而並非我們原生,但透過我們對於故事的理解和再詮釋,將故事說得更加動人、更引人入勝。這「再詮釋」的過程某種程度上和我先前的公關工作竟在概念上如此接近,商品概念成了一張素雅的臉,設計師層層地細心妝點,無非是想讓這張臉討人歡心。有些人偏好曖曖溫婉,有些人喜歡張狂不羈,客戶和消費者是否買單則又回到了審美觀差異的無解難題。

J躺在床上靜靜地聽完我的看法之後對我說:「我的想法跟妳一樣,妳是一個設計師。」

我仍告訴J,可我不是個設計師,「如果要說,我是個無類。」

「不,是我想當個無類。如此一來,我才不會站在同一個角度看同樣的景色。」說完這句話的我沒想到,從此掉進了「美」的無間輪迴。

Life

The Consequences of Jumping

It feels like it’s high time for an update here. So many things have happened this past year that I’m not entirely sure I’ve had time to appropriately reflect upon them. 1 185 mots de plus

Blog Posts

hello everyone

My name is Shirley. I live in cork in Ireland. I am 37 years old. I am blind, totally blind, have been blind since birth. 181 mots de plus

Blog Post